国家及民众对环保的重视日益提高

  新华网北京6月8日电(记者 李由)随着水处理相关政策不断加码,行业受到高度关注、污水处理黄金期到来之时,无论是政府还是水务企业都应该捋顺资本、效率、责任方面的关系,既能够通过PPP让公众得到良好的公共服务,又能让资本在这一模式中发挥效用,让企业获得长期稳定、合理的经济回报。近日,中信集团下属水务、银行、证券、金融、投资等细分领域的负责人首次齐聚新华网“2016水务高峰论坛”接受了新华网记者的独家专访。

  新华能源:今天非常开心能够一次性见到中信这么多板块的负责人,首先问一下张总,您认为为什么中信会关注到环保领域?辟开环保板块呢?

  中信环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张勇:中信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我们从成立初期就关注国计民生和经济大环境,由于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环保领域欠账较大,出现的问题相对多一点。中信从2008年开始设立中信环保公司关注环保行业,在这个行业里进行了初步的探索和投资,一方面看到了环保行业的商机,另一方面环保事业能够为社会做出贡献。在2015年中信开始发力,为协同整合内部资源,扩大环保业务经营范围,将中信环境投资集团(原中信环保)升格为一级子公司,并控股收购了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中信环境技术有限公司(原联合环境),通过中信环境技术公司在水处理行业进行投资、运营。实际上,中信环境投资集团还在固废领域、节能减排、碳交易等方面做一些探索和尝试。

  新华能源:业内预测“十三五”时期,水处理行业将迎来亿万级的市场,在这个亿万级的市场中,中信集团布局环保产业对于中信银行板块而言又怎样的意义?

  ?中信银行机构业务部总经理助理张春中:银行有银行的特点和优势,银行渠道多、网点多,中信银行网店覆盖全中国,现在有130多个城市都有分行,与地方政府的合作也比较深入。这种情况下,对当地财政收入的情况和当地环境的现状比较了解。现在中信集团进入环保领域,作为相关板块以后中信银行与地方政府在环保领域又多了一个合作点,未来银行板块和环保板块将相互促进。现在集团进入了环保领域,银行跟环保兄弟公司一起合作,能够更好的服务政府,服务当地的社会经济,同时也得到了银行自己的商机。

  新华能源:中信集团进军环保领域,证券板块在集团环保业务方面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图为,中信证券投行委能源组行政负责人、执行总经理任松涛。新华网 杨诺 摄

  中信证券投行委能源组行政负责人、执行总经理任松涛:从资本市场来看,环保领域投融资业务和并购业务非常多。我这里提供几个数据,比如,2015年整个环保板块已经完成的再融资有284亿,已经宣布还没有完成的再融资有266亿,加起来就是500多亿。2015年环保行业收购兼并102起,涉及金额259亿,同比增长了47%。同时,环保上市公司设立的并购基金,据不完全统计已达480亿,环保行业上市公司已经非常的活跃。

  另外一块儿就是资产证券化,早在2006年中国证监会就核准了南京城建把四年的污水处理收费收益权资产证券化,那是国内第一支以市政公共基础设施收费权进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实现融资7.21亿元,有力推动了南京环保模范城市的建设。。2015年,全国的资产证券化规模已经超过5400亿,相信未来环保领域资产证券化的机会也很多。随着绿色债券的不断推出,环保企业在整个资本市场具有很大潜力。

  一直以来,中信证券对环保领域都比较关注,也服务过很多环保领域的公司。中信证券可以发挥自身专长,支持配合中信环境通过资本市场开展的融资以及并购业务。中信证券也乐于促成自身客户与中信环境之间的合作。

  目前,中信集团下属企业间的协同在不断加强,大家能够一起为一个客户提供包括银行、证券等服务,又有技术方面的解决方案,这一领域的发展潜力特别大。

  中国国际经济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孙辉:中国国际经济咨询公司,是中信集团的第一家全资子公司,当时创立的意义是想引进外资,把国际上的先进经验引进到中国来,把先进的做法在中国落地。所以咨询公司在历史上真正成为了中信的智库,国家的智库,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前年开始响应国家的号召,在PPP领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今天把PPP和社会资本方做环境这个事情结合起来,这是一个大的方向,中信集团专门有一个PPP的联合体,办公室就放在咨询公司,中信天然就具备这个产业链结构,将来我们在基础设施领域,特别是环保领域、水务领域合作的空间非常广阔。

  中信建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沈中华:随着北京市水环境治理的要求越来越高,水环境治理方面的资金需求很大,今年发布了几十个黑臭水体治理方面的PPP项目,环京津冀地区的水务市场的空间特别巨大。我们是中信建投证券下面专门做股权投资的公司。从2009年开始就涉足了环保领域,去年跟北京市政府设立了北京首都水环境治理技术创新及产业发展基金。基金的管理方为北京水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由中信建投资本控股。最近我们也看了很多关于水务方面的公司,包括膜技术公司、水环境治理方面的项目,这些项目我们也希望能够跟中信环境联手。水环境基金一期规模是10亿,希望下一步能够发展到50—100亿。

  ?我们也希望介入PPP项目,下一步更多的会考虑引进新的技术,在工业领域的水处理、污泥处理、水环境治理方面也想投资一些项目,投资一些公司,这块儿还以股权投资为主,从股权投资的角度,我们可能会通过跟银行的合作,一方面完成环境治理社会效益的提高,另一方面也能够保证投资者有一定的收益。

  ?从风控的角度来讲,环境项目的风控相对好一些,主要难度是在技术应用方面,一些新的技术引进来容易,但是推上市场的时候难度很大,所以这方面我们也在探索。从基金这个角度,我们会联合更多大的机构,首创、北控等水务市场比较大的公司,我们会跟他们形成比较好的联合体,共同发展这个市场。

  ?中信环境技术有限公司运营总裁潘书鸿:在水务市场这个生态中,无论政策制定方、资本投资方还是作为付费方的地方政府或企业,最终都要依托技术方实现各自的预期目标。中信环境技术作为膜技术的先驱,12年前在中国推行膜技术的时候,大家不知道膜是什么,中信环境技术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耕耘了很久,通过持续的创新优化,使“技术本地化”,或者说更能应对中国环保项目的高度复杂性,具有更好的适应性。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国家及民众对环保的重视日益提高,政策法规及监督管理都要求真投入、真效果,在这种大背景下,你有真正的核心技术,有好的技术,就会真的感觉环保的春天来了。什么叫好的技术?就是你花适当的钱,达到最好的环境效果和社会效益。 而中国的市场太大了,一个企业做好还不够,需要一批企业一起努力;一个地方政府有正确的环保理念还不够,需要有一批地方政府都能有效地实施环保治理。所以我们愿意和新华网一起搭建一个平台,请大家充分交流“环保政策+资本+技术”的各个方面的认识和感受,使相关各方都能得到借鉴和受益,共同把环保事业做好。这也是央企的社会责任。目前中信环境技术跟中国国际咨询(中信全资子公司)、中信银行、证券、建投搭配好,真的是“政策+资本+技术”的合力。一个好的模式是有生命力的,会产生持续的环保效益和经济效益。

  ?潘书鸿:环境治理必然产生投入,只是投入多少的问题,环保最大的特点是在经济发达地区污染会比较严重,这个时候要治理的更好,确实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经济条件不好的地方到底能不能做环保?其实我觉得可以不必引入高污染的行业,因为引入它一定会带来环保治理的花费,你所产生的收益够不够你来支付这个成本,地方政府需要有决策和平衡,现在理念先进的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拒绝落后产能和污染严重又不愿意付出治理费用的企业。国家也在通过环保手段做产业结构调整,付不起环保费用的产业就不应该上,就应该淘汰,不能又要引进产业,造成污染又负担不起,还想让别人给你买单,这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根本上还是理念的问题,观念的问题。

  ?沈中华: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要考虑环境成本多大,眼前可能看到带动GDP发展了,其实环境污染的成本更大,并不一定合算。很多地方要转变观念,你的优势在于青山绿水,在于环境,就不适合引进污染比较大的产业,等环境污染了等着政府出钱治理,肯定不行。

  新华能源:近年来环保产业的公司数量不断增加,竞争也日趋激烈,中信进入这个行业将如何面对这样的竞争?

  ?潘书鸿:现在市场的竞争确实是很激烈,但是那些是针对一般的项目,比方市政污水处理达标排放项目。对于技术门槛要求高的市场,比方高难度的工业污水处理项目、水资源的再生利用项目、市政污水在没有空间的前提下提标扩容等,竞争会略好。在水处理领域,企业与政府的合作大都是长期的,所以合作中来不得半点虚假,要扎扎实实把项目做好,和政府形成共赢,这是长期合作的根本所在。所以,激烈的市场竞争最终会回归到双赢,走好每一步,才会走得更远!在激烈中给自己背上沉重的包袱或深受重创,都是舍本逐末,会因一时的繁荣而葬送生命力。所以在这里也强烈呼吁整个行业,良性竞争是必要的,会促进行业的进步;但不要恶性竞争,害人害己!

  ?任松涛:中国环保领域的企业还是比较散的,应该通过市场的手段整合资源,将来形成行业龙头企业,这也是中信集团进军环保产业的一大优势。现在环保行业里的小企业很多,有大量的并购整合空间以提升整体的产业发展水平。

  张春中:污水处理项目具有稳定的现金流,适宜使用PPP模式运作。PPP模式中核心一点就是政府信用,政府信用非常重要,银行作为当地机构与政府沟通较多,这一点银行有优势。刚才讲到了,中信有协同效应,实业公司在投之前可以跟银行讨论一下,或者跟证券、基金一起讨论一下,对于当地情况的深入了解,投融资、资本市场的支持和方案设计,会有很好的帮助。

  潘书鸿:这样的话我们的优势也明显了,我们看的项目相对更准一些儿,我们能提供的服务是多方位的服务,所以政府也愿意跟我们合作,或者说尽量不违约。中信环境以高姿态进入环保领域,而且有资本层面、融资层面、股权投资、实体经济、技术等领先性,在推动环保市场的过程中,中信是一个大家庭,每个人的身份不一样,但是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把环保做好,把每个项目做好。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闯过高考。可是人生有太多的高考,特别是股市。我们拎着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堪比走独木桥的高考,甚至一不小心踩上个地雷,绝对让你开始怀疑人生。那怎样才能闯过A股的地雷阵呢?

  我们可以在泡沫膨胀的时候将其识别出来,但还不能预见其崩溃的时点。我们并不知道(或许也不可能知道)下一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确切性到底是什么,但只要人们在金融活动中依旧保持着冲动的动物性特征,危机肯定会再次爆发。

  政府应是市场的裁判员与调解人,但不必以“保姆”甚至“父母”的心态对待企业的破产。政府应尽量少地甚至在多数领域完全不卷入市场主体的竞争中,创造市场竞争的公平性、公正性与透明度,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

  一个国家在足球上取得国际性的成功,并不只是靠运气,而是一个可持续足球产业生态系统的产物,这个生态系统从股东,到足球赛,各方都需要团结一致才能取得成功。知名球队和球星不过都是足球产业的终极产品,“出口”后取得国际效应。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